真是夠了現在五月正是梅雨季,等雨停了,夏天就正式報到了。記得在1995年差不多這時候,我在國父紀念館附近光復南路上班,有天早上將老綿羊騎上紅磚道,準備插空隙停車時,突然看到路樹下有一隻羽翼未豐雙眼未睜餐飲設備的雛鳥,大概是從樹上掉下來的,等下到公司拿梯子把牠放回巢裡,我心裡想著,並且小心的繞過去以免車輪輾到牠。大概在距鳥二公尺外,找到一個機車位,把車停好,正蹲在後車輪加大鎖時,聽到低沉的重型摩托車引擎製冰機聲,怕騎士沒注意到那隻雛鳥,我緊張地回過頭看,準備起身警示他,結果看到摩托車煞住了,我也放心的回過頭繼續撥弄著機車大鎖,突然間,聽到急促的雛鳥哀鳴聲,摩托車騎走了,我趕忙起身向前走去,只見整隻雛鳥洗碗機的身體已經被輾成肉泥,只剩鳥頭是完整的黏在肉泥上哀鳴著,大概不到一分鐘吧!哀鳴聲就停止了,鳥頭也靜止不動了。我看了心真是冷了,只是一念之差沒有先將雛鳥拾起,就是這樣的結果。原來重型機車騎士煞車不是建築設計為了閃躲雛鳥,而是為了要瞄準輾過。人真是百百種,無意義的嗜殺,實在是太可悲了。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室內設計
創作者介紹

買傢俱

fq26fqqk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